0%

 
 
 
 
 
 
Connect to the world,
Connect with you.
 

事已往,百般怀念,皆珍物;
路尚长,万分期待,共祝福。

 
 
 

MoePics

illustrator: あるや
illustrator: プシュケー
illustrator: しらたま
illustrator: sencha
illustrator: ぱん
illustrator: 宮坂みゆ
illustrator: 月夜
illustrator: taku道

 
 

Music

列车轻轻地摇晃着。
我靠在窗边,目光落在远处的群山上。
山顶的积雪与云层连成一片明亮的白色。山腰上是松树林,树枝挂上了银花。山下的平原上偶尔会出现一两间农舍,和一片片暂时没有作物的田地。
眼前,近处的景物飞快地移动着,雪花也匆匆向后方飘去。
这些沿途的景色是单调的旅途中为数不多的慰藉。有时景致也许算不上悦目,但与平日所见不同。这一点就足够珍贵了。
列车里的陈设看起来有一些年代感,但被打扫得很干净。车上的乘客不算多,车厢也并不吵闹,偶尔有推着小车的乘务员走过过道。外边飘着雪,但车厢里的空气是温暖的,还有一点淡淡的咖啡味。我挺喜欢这样的氛围。

不过,长时间坐在车厢里还是让人疲惫啊。我不禁打起了哈欠。
我好像有点无聊。
我很少有无聊的感觉。我总是惦记着还没有完成的事情,心里总是被占用着。之前,我一直不太能理解「无聊」这种感受。直到有一天,我问及身边的人。得到的答案是「体力不足以支持想做的事」。我顿时理解了。无聊,是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原来我在无所事事,却又因未完成的事而惴惴不安的时候就是无聊。
无聊的原因也有不同,也许是客观条件,也许是劳累,也许是没有方向。
原来我度过了如此丰富的「无聊」的时间。

这样看来,我坐在车窗旁发呆的时间,算是最令我享受的「无聊」时间了。现在,我可以理所当然地任由时间流逝……
 
 
「你好呀。」
耳边传来一声问候,我的无聊时间被打断。
一位有着米黄色头发的年轻女性走来。她端着手里的咖啡杯,笑着在我对面坐下,问道:「外边的风景怎么样?」
「啊!还不错。我很少见到这样的雪景…」我才回过神来。
「已经有不少积雪了呢,不过雪看起来也快停了。」她放下咖啡,望向窗外,「你是在旅行吗?」
我愣了一下,给出了肯定的答复。我确实是在旅行,但并非观光消遣。
「那你是要去哪里呢?」我试探着问道。
「我正在寻找自我的旅途上。」她闭上眼睛,握着双手。
我有些惊讶。
「你也一样吧?」她笑着说。
我更加惊讶了,内心有着莫名的感动。
她补充道:
「其实,这次旅程,我是来寻找写作的灵感的。
「今晚,镇上要举办新年的烟花大会。在这个特别的时间去看一看,会有别样的感受呢。」

烟花大会,我也真想去看一看呢……
可惜小镇只是我的旅途中的一个中途站。

我为什么踏上这段旅途呢?我也不能说出确切的原因。但继续前进的原因很明确:我还没有到达目的地。我确实是在寻找自我的旅途中。我带了许多东西出发,在路上拾起了也丢下了许多东西。现在我只剩下了一些基本的物资,和片段的记忆。
 
 
列车轻轻晃动了下,拐了一个弯,又驶过了一座小桥。桥下的溪流蜿蜒向远方,岸边是顶着雪的灌木。这里的建筑物变多了一些,三两栋矮楼散落在小溪周围。小楼的屋顶快完全被积雪覆盖,只能依稀看见一些红瓦的边缘和屋檐下灰黄的砖墙。

到这里,雪已经完全停了。云层散去,冬日的夕阳从窗口洒进柔和的光芒,车厢内多了一层明亮的暖色调。
「现在的氛围真不错啊。」她啜了一口咖啡,
「你愿意分享一下这一年你的旅途吗?也许我能从中找到灵感呢。」

……
我的旅途吗?我觉得我的旅途并不算精彩。旅途的收获不多,唯有回忆算得上珍贵了。

「我从一个遥远的地方出发。那时,我有不得不走的理由。我就这样带着不舍,离开了我原来生活的地方,踏上了旅程。
「我选择了水路。海对我来说是最宽的路,我只需要按照地图和指南针的指示,调整好方向前进就可以了。而路途唯一的阻碍,就是海洋本身。
「我开始了航行……」

她认真地听着我讲述我在海上的航行。
我讲到我在船上的生活,和海上朝暮晴雨的景象;我讲到我遇见如期而至的风暴,我是怎样地害怕,又是怎样有惊无险地穿过;我讲到途中路过的珊瑚礁和海底遗迹;我讲到终于看见陆地时的感动…
我自认为这并不算一段精彩的冒险。可当我再次触及那片记忆,内心仍有不小的波动。这段航行的经历在我的潜意识里留下了印记。

她似乎对这段故事颇有兴趣。
「到达陆地后,你又去了哪儿呢?」她问道。

「我并没有到达我心中的目的地。
「所以,我……」

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下去。

「在那之后,我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。我只是跟着身边的人们行进,却并没有在意他们只是游客的事实。
「我仅仅靠着本能和模仿度过了许多日子,以至于快迷失自我。
「我愧对这段被浪费的时间……」

 
 
列车疾驰在平原上。
看着夕阳最后的一点余辉,我的眼眶湿润了。

「我明白你的遗憾啦……
「但旅程上,无论如何也会有闪着光的记忆吧?」

我再次回想我走过的路。
我能找到一些「闪光」的记忆…
这些记忆也许只是片段,这些记忆也许并不属于我,但我能触及它们的光芒。

……

有一段记忆是夏天。
蝉鸣,耀眼的阳光,斑驳的树影,以及午后的风。
我总是期待着这样的夏天。
我想象着各种组成夏天的元素,直到短暂的仲夏时光已然逝去。

有一段记忆是高处的风景。
在山脊上,稀薄的空气让人有些喘不上气。
木制的山路被浓雾和雨水打湿。沿路是参天的冷杉,特别的植物和小动物。
身体的轻微不适并不影响这可爱的风景。

有一段记忆是星空。
蒸汽机车划过银河,留下一道闪着星光的涟漪。
不知是谁,告诉我害怕也不要逃避,告诉我活着十分美好。
宝石在宝石箱里闪着光。

有一段记忆是与友人共享的时光。
冷色灯影下的凉亭和池塘,虫鸣与卡车驶过的声响。
过去和未来的故事,与同是少年的梦。
何时还能再找到一小片安静的地方呢?

还有一段记忆,是在这趟列车上,回味走过的路程。
……

「这些都是珍贵的宝物呢……」她感叹道。
「靠着这些光芒前行吧。」
 
 
车厢里,广播响起,许多人开始收拾行李。
天色暗了下来,沿途的房屋亮起了灯。河流映照着傍晚的天空,延伸到前方的一片灯火中。
那片灯火应该就是小镇了。

列车继续向前滑行,小镇的建筑物逐渐靠近。
倾斜的屋顶上,积雪被染成夜空的蓝紫色。橙黄的灯带勾勒出建筑的边缘,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房屋的木质结构。
挂着彩旗的街道上熙熙攘攘。沿着街道向前看去,是广场上的集市。广场中间,一棵巨大的圣诞树挂满了亮闪闪的铃铛和彩灯。

我好像听到了钟声。烟花大会,就快开始了吧。

列车缓缓地驶入站台。
「那么,我继续我的旅途了。再会!」
她戴上毡帽,背上挎包,走进站台的人群中。
 
 
我也开始了下一段旅程。
列车穿行在星空下。小镇上空,第一束烟花升起,点燃了整个夜晚的流光溢彩。

经过短暂的「断开连接」后,我不得不停下来,审视流逝过的这一段时间。

快一周的时间过去了,我知道,真正应该做的是放弃这无谓的纠结。无限循环的思考并不能返回结果,它只能重复地占用思考的空间,消耗精力,让自己陷入泥潭般的困境。
应该怎么做呢?让身体放松才能防止陷得更深。可是这并不是那么容易,在困境中的恐慌很多时候会压倒理性,引起条件反射般地挣扎。
我不断地告诉自己,不要想太多,不要沉溺在自己思想的海洋里;
我告诉自己,多接受一些可爱治愈的事物,远离负面致郁的内容;
我告诉自己,多做点有意义的创造,少进行无意义的思考……

……
是一种「道理我都懂」的感觉呢。就像是高数课上老师讲的精妙方法,我却无法自己使用的样子。
当然我也不会就此自暴自弃,我的理性尚存,我还明白自己的情况。就算在图书馆坐一晚上也不能完成高数题目,我也不会直接放弃。
那又应该怎么办呢?
我想,应该先整理一下思绪,先明白自己到底想着些什么。虽然整理思想也非易事,我的头脑还是一团乱麻……

 
将自己的想法真正表达出来,自己会好受一些吧。讲故事给自己听也是可以的哦。也许内容抽象到无法被理解,但只要包含情感就可以了,就像通过留下泪水来释放情绪一样。
也是在这样的表达中,我明白了一个闪着光的信念的重要意义。
同样的故事内容,可以被渲染成截然不同的样子。乌云可以遮住阳光,而灯火也可以穿透迷雾。
我们眼中的世界也是经过自己思想的过滤的。进一步说,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。
讲到这里,我不得不打住。我并非有意要表达主观唯心主义的内容,我也不是在讨论哲学问题。我是在检视自己的内心。

回到自己的想法上,我明白自己的想法大概和「正常人」有些许不一样。这当然不是说我不正常,只是我会想到一些其他的地方去。出现陷入重复且无意义的思考的情况,也许就是思想中一系列小漏洞造成的后果。
我真的和身边的人不太一样呢。可是经验告诉我,要表现得和周围的环境一样才能更轻松地生活下去。于是我会拿出一部分精力来学习和模仿。学习和模仿也要消耗许多空间和精力,而外界环境和自身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必然会出现「磨损」。
妥协有时是必要的,逃避也未必不可行。比起这两者,「精简」也许是更好的选择。以尽量低的要求维持日常生活,给自己留出一片空间……

大概就是这样。
我就这样随意地想着,将自己的想法敲进文字里。
这样就算自检完成了吧……
修复就交给时间了。

不知何时,我有了写故事的想法。

写什么故事?
写自己梦里的故事,写别人梦里的故事。
或者是,写心中世界的故事。

我开始捕捉现实世界里的影子,寻找幻想世界中的闪光。

一段段碎片如星星,如浪花,散落在天空和海洋里。

星星总是闪烁着,移动着;
浪花总是跳跃着,奔腾着。

我观察着这些美丽的闪烁的碎片,
碎片折射出绚丽的光芒,
如仲夏星火,初日流光。
但当光芒散去,留下的只是雾霭中的喑哑。

梦醒时分,
我只能带走不安的心,踏上昨日的路。
待朝露化为气水,光芒的影亦被蒸发。

就这样,前行,前行。
被时间推走的我来不及捡拾遗落的泪光。

浓雾快要淹没白天与黑夜,
要在一切模糊之前,找到引路的灯光;
要在光芒消失之前,找到前行的方向。

不知何时,我已经深处故事之中。
梦境中的梦境,快要沉睡在遗忘的故乡。
故事之外的我啊,不要迷失在远方。
还有一颗年幼的心,载着美好的想象。

在故事开始前,我要整理行装。
向星星挥手,与浪花告别。
再做休整,
准备好迎接那故事中,与你重逢的时光。